首页 >行业资讯 >

对有产者来说,哀莫大于遗产税。目前国内没有遗产税,若要有了,也就是几十年,0.5的三次方后所剩也没有多少了。美国的赫氏古堡,才熬到第二代就捐赠给政府了,后代实在是交不起遗产税。

剔除这个因素,真正将投资者逼向资本市场的,是通货膨胀。近日媒体有报道称某存户提取20年前2000元存单,所获甚少,通胀面前,稳赢投资的结果已经黯然失色。还记得孩童时期,整条马路最有钱的是一个修自行车的刘老板,他每月能存5元钱,最后一次看见他大概是2000年,已经蹲在马路边晒天阳了。

改革开放40年间的盛世繁花,财富涌动浪奔浪涌,但凡具备实力者,就如每年数百万角马、羚羊大军从坦桑尼亚境内的塞伦盖蒂公园南部,迁徙至肯尼亚境内的马赛马拉野生动物保护区,长途跋涉3000多公里,上演地球上最壮观的动物大迁徙场面。如果不迁徙,青草被逐渐消耗,食物也变得越来越少,死路一条;若迁徙,尽管有食肉动物的猎食,但多数还有生的可能。

同理,若没有通胀的威胁,我相信我们的资本市场会减员不少投资者。通胀,犹如后方时而猛虎出没,是将投资者逼上投资路的根本原因。是投资就会有风险,朋友间谈到期货,每每谈期色变,“风险大呀”!那我们在这里就谈论风险的问题。

论及风险,芸芸大众,概莫能避。做生产,有固定资产投资的风险,不投等死,投了可能死;做贸易,有对方违约的风险;拿贷款,有提前还贷的风险;发产品,有交易制度变更的风险;做皇帝,有灭九族的风险,还有同室操戈的风险;做大臣,有炮打功臣楼的风险;做个好人,有遇到坏人的风险,匹夫无罪怀璧其罪,此类故事多多;做刚需开饭店理发,投资必须全部到位,能否做好全望天收,也不可控;一切若皆可控,就没有威尼斯商人那个一磅肉的协议生效问题.

人生苦短,区区三万天,有价值的不过一万天。既然风险挥之不去,若是恰好又幸运地跻身不得不投资的投资者行列,那就只有去面对,打好内功、与狼共舞,这才是是正确的态度。

期货的风险,源自放大杠杆。真有这样的投资人,外盘200倍杠杆,打个5万美金就做起来了,按当下比例,等于持有7000万人民币货值,不敢想象就这么视死如归地开干了。

若是谁去买个100元的体育彩票,即使不中,全军覆没,大家并不觉得风险大,没了就没了,这是大家都能接受的。实际上,因为对无杠杆投资的风险认识不足,投资人往往重金投入,一旦损失数额是惊人的;相反,期货因为高杠杆,投资者对本金控制极为严格。

同理,只要控制好期货的本金,风险就在本金附近了,这才是控制。交易所的保证金水平还是比较科学的,不要做太多的强求,保证金率高有高的道理。

投资者进场,必须溯源自己的诉求是什么。2004年一轮铝的行情,据闻涉现货某女士重仓出击,一战离场并举家移民加拿大,此人涉铝多年,瞄准这个机会很多年,终于放手一搏。但多数时候,不具备这样的基本面和时势,也不具备这样的因缘。

所以,既然确定进入期货,有必要理性地思考自己的本金和诉求是否成正比,事前的准备也必不可少。

下篇预告:《小窗幽记话期货----03、有钱有欲望,你仍需要认真做一次作业》


热门评论(0):

  • 0 条讨论
  • 267 次查看
  • 发布 2018-12-04
人气文章